红楼梦前五回文学常识
栏目:室内知识 发布时间:2021-05-29 22:05:10

  说说《红楼》前五回 《红楼梦》一书,通过对贾、王、史、薛四大家族荣衰的描写,展示了广阔的社会生活视野,森罗万象,囊括了多姿多彩的世俗人情。

  人称《红楼梦》内蕴着一个时代的历史容量,是封建末世的百科全书。 这部宏大的现实主义作品,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艺术上,都有值得学习品味的地方。

  这里仅从结构布局的角度,研究一下《红楼梦》前五回书在内容和表达形式上的特点。 一、过去对《红楼梦》前五回的介绍 《红楼梦》前五回的内容和在小说中的作用(摘自人民教育出版社:《高级中学语文第四册(必修)教师教学用书》2004年10月第1版11月第1次印刷,39-41页) 《林黛玉进贾府》选自《红楼梦》第三回,是全书序幕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  《红楼梦》的序幕由前五回构成,分别从各个不同角度,为全书情节的开展,作了必要的交代。它们之间既有联系,又各有侧重。

  因此,为了学习《林黛玉进贾府》,就有必要对前五回的内容,作一概要的了解。 第一回是开篇。

  先用“女娲补天”、“木石前盟”两个神话故事作楔子,为塑造贾宝玉的性格和描写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,染上一层浪漫主义色彩。 在“女祸补天”的故事中,作者特意描写了一块“无材补天,幻形入世”的顽石。

  这便是随贾宝玉一起降生,又为贾宝玉随身佩戴的“通灵宝玉”。它对贾宝玉的叛逆性格有隐喻作用;一方面暗示他无“补天”之材,是个不符合封建社会要求的蠢物”;另一方面也暗示他与封建主义相对立的思想性格,具有像从天而降的顽石一样的“顽劣”性,难以为世俗所改变。

  “木石前盟”主要交代了这块“无材补天”的顽石与绛珠仙草的关系。说明这顽石在投胎入世之前,曾变为神瑛侍者以甘露灌溉了一棵“绛珠仙草”使其得以久延岁月,后来遂脱去草木之态,幻化人形,修成女体。

  在这顽石下世之时,她为酬报灌溉之德,也要同去走一遭,把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。这绛珠仙草便是林黛玉的前身。

  正因为有这段姻缘,在林黛玉初见宝玉时才有“好生奇怪,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”的感觉;贾宝玉也觉得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”,“看着面善,心里就算是旧相识,今日只作远别重逢”。至于“还泪”之说,正与节选部分“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。

  若要好时,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”相照应。 第二回是交代贾府人物。

  通过“冷子兴演说荣国府”,简要地介绍了贾府中的人物关系,为读者阅读全书开列了一个简明“人物表”。 第三回是介绍小说的典型环境,通过林黛玉的耳闻目睹对贾府做了第一次直接描写。

  林黛玉进府的行踪是这一回中介绍贾府人物,描写贾府环境的线索。 第四回是展现小说更广阔的社会背景。

  通过“葫芦僧判断葫芦案”介绍了贾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家族的关系,把贾府置于一个更广阔的社会背景之中来描写,使之更具有典型意义。同时由于薛蟠的案件自然带出薛宝钗进贾府的情节。

  第五回是全书的总纲。通过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,利用画册、判词及歌曲的形式,隐喻含蓄地将《红楼梦》众多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的发展和结局交 代出来。

  《红楼梦》只流传下八十回,续写部分对于《红楼梦》中人物的命运,基本上是依据这些隐喻揣摩出来的。 至此,全书的主要人物、环境背景、发展脉络、人物命运基本上交代出来,小说的情节发展便在此基础上展开了。

  全书的结构,新颖而奇巧,开篇就用了五个回目,以神话故事,“假语村言”掩去内容的实质,将作品置入扑朔迷离的雾色之中,而改借用“真”“假”观念,托言“梦”“幻”世界,使得整部小说按着这一以假寓真的结构铺陈发展,最后营造出一个“生活世界”。 上列的概括虽然也在一定程度上讲述了《红楼梦》前五回书的内容与结构,但并不精当,只简要地提了作品的内容,对作品的艺术特色并无体现。

  而且,这些文字在讲述内容时有明显的不合理的侧重倾斜,倘若对《红楼梦》不熟的人照了这些介绍按图索骥,查对原文,则一定会一头雾水。基于此,我们有必要重新进行概括,一则明了它的内容,二则搞清它的结构特点。

  二、新的定位与概括 1、前五回的内容的新概括 第1回 回目: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内容:落魄书生贾雨村幸遇乡宦甄士隐,受到资助,得以进京赶考。甄士隐在正月十五丢了小女英莲;又在三月十五遭火烧光了家产,后遇一疯道人,随之而去。

  交待了写作缘起:青埂峰下一块无材补天的顽石,得到蒙茫茫大士,渺渺真人的帮助,幻形入世,却将一番经历镌在自身之上,后被空空道人看见,抄录下来,流入人间,是为《石头记》。 交待了木石前盟(通过甄士隐的梦写出)。

  第2回 回目: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内容:贾雨村考中进士,谋得一个县令得职位。由于贪酷,加以恃才傲上,被参革职。

  于是遍游天下,到了扬州,被林如海聘作林黛玉的家庭教师。一日,遇上故人冷子兴,讲起朝中新闻,了解了贾府的一些情况。

  第3回 回目:托内兄如海酬训教 接外孙贾母惜孤女 (回目又作: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;金陵城起用贾雨村,荣国府收养林黛玉) 内容:朝中准奏起复旧官,贾雨村央求林如海帮忙。正巧贾。

  说说《红楼》前五回 《红楼梦》一书,通过对贾、王、史、薛四大家族荣衰的描写,展示了广阔的社会生活视野,森罗万象,囊括了多姿多彩的世俗人情。

  人称《红楼梦》内蕴着一个时代的历史容量,是封建末世的百科全书。 这部宏大的现实主义作品,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艺术上,都有值得学习品味的地方。

  这里仅从结构布局的角度,研究一下《红楼梦》前五回书在内容和表达形式上的特点。 一、过去对《红楼梦》前五回的介绍 《红楼梦》前五回的内容和在小说中的作用(摘自人民教育出版社:《高级中学语文第四册(必修)教师教学用书》2004年10月第1版11月第1次印刷,39-41页) 《林黛玉进贾府》选自《红楼梦》第三回,是全书序幕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  《红楼梦》的序幕由前五回构成,分别从各个不同角度,为全书情节的开展,作了必要的交代。它们之间既有联系,又各有侧重。

  因此,为了学习《林黛玉进贾府》,就有必要对前五回的内容,作一概要的了解。 第一回是开篇。

  先用“女娲补天”、“木石前盟”两个神话故事作楔子,为塑造贾宝玉的性格和描写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,染上一层浪漫主义色彩。 在“女祸补天”的故事中,作者特意描写了一块“无材补天,幻形入世”的顽石。

  这便是随贾宝玉一起降生,又为贾宝玉随身佩戴的“通灵宝玉”。它对贾宝玉的叛逆性格有隐喻作用;一方面暗示他无“补天”之材,是个不符合封建社会要求的蠢物”;另一方面也暗示他与封建主义相对立的思想性格,具有像从天而降的顽石一样的“顽劣”性,难以为世俗所改变。

  “木石前盟”主要交代了这块“无材补天”的顽石与绛珠仙草的关系。说明这顽石在投胎入世之前,曾变为神瑛侍者以甘露灌溉了一棵“绛珠仙草”使其得以久延岁月,后来遂脱去草木之态,幻化人形,修成女体。

  在这顽石下世之时,她为酬报灌溉之德,也要同去走一遭,把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。这绛珠仙草便是林黛玉的前身。

  正因为有这段姻缘,在林黛玉初见宝玉时才有“好生奇怪,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”的感觉;贾宝玉也觉得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”,“看着面善,心里就算是旧相识,今日只作远别重逢”。至于“还泪”之说,正与节选部分“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。

  若要好时,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”相照应。 第二回是交代贾府人物。

  通过“冷子兴演说荣国府”,简要地介绍了贾府中的人物关系,为读者阅读全书开列了一个简明“人物表”。 第三回是介绍小说的典型环境,通过林黛玉的耳闻目睹对贾府做了第一次直接描写。

  林黛玉进府的行踪是这一回中介绍贾府人物,描写贾府环境的线索。 第四回是展现小说更广阔的社会背景。

  通过“葫芦僧判断葫芦案”介绍了贾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家族的关系,把贾府置于一个更广阔的社会背景之中来描写,使之更具有典型意义。同时由于薛蟠的案件自然带出薛宝钗进贾府的情节。

  第五回是全书的总纲。通过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,利用画册、判词及歌曲的形式,隐喻含蓄地将《红楼梦》众多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的发展和结局交 代出来。

  《红楼梦》只流传下八十回,续写部分对于《红楼梦》中人物的命运,基本上是依据这些隐喻揣摩出来的。 至此,全书的主要人物、环境背景、发展脉络、人物命运基本上交代出来,小说的情节发展便在此基础上展开了。

  全书的结构,新颖而奇巧,开篇就用了五个回目,以神话故事,“假语村言”掩去内容的实质,将作品置入扑朔迷离的雾色之中,而改借用“真”“假”观念,托言“梦”“幻”世界,使得整部小说按着这一以假寓真的结构铺陈发展,最后营造出一个“生活世界”。 上列的概括虽然也在一定程度上讲述了《红楼梦》前五回书的内容与结构,但并不精当,只简要地提了作品的内容,对作品的艺术特色并无体现。

  而且,这些文字在讲述内容时有明显的不合理的侧重倾斜,倘若对《红楼梦》不熟的人照了这些介绍按图索骥,查对原文,则一定会一头雾水。基于此,我们有必要重新进行概括,一则明了它的内容,二则搞清它的结构特点。

  二、新的定位与概括 1、前五回的内容的新概括 第1回 回目: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内容:落魄书生贾雨村幸遇乡宦甄士隐,受到资助,得以进京赶考。甄士隐在正月十五丢了小女英莲;又在三月十五遭火烧光了家产,后遇一疯道人,随之而去。

  交待了写作缘起:青埂峰下一块无材补天的顽石,得到蒙茫茫大士,渺渺真人的帮助,幻形入世,却将一番经历镌在自身之上,后被空空道人看见,抄录下来,流入人间,是为《石头记》。 交待了木石前盟(通过甄士隐的梦写出)。

  第2回 回目: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内容:贾雨村考中进士,谋得一个县令得职位。由于贪酷,加以恃才傲上,被参革职。

  于是遍游天下,到了扬州,被林如海聘作林黛玉的家庭教师。一日,遇上故人冷子兴,讲起朝中新闻,了解了贾府的一些情况。

  第3回 回目:托内兄如海酬训教 接外孙贾母惜孤女 (回目又作: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;金陵城起用贾雨村,荣国府收养林黛玉) 内容:朝中准奏起复旧官,贾雨村央求林如海帮忙。正巧贾母派人来。

  ●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

  僧道谈论绛珠仙草为神瑛侍者还泪之事。僧道度脱甄士隐女儿英莲未能如愿。甄士隐与贾雨村结识。英莲丢失,士隐出家,士隐解“好了歌”。

  ●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

  士隐丫头娇杏被雨村看中。雨村发迹后先娶娇杏为二房,不久扶正。雨村因贪酷被革职,给巡盐御史林如海独生女儿林黛玉教书识字。冷子兴和贾雨村谈论贾府危机;谈论宝玉聪明淘气,常说“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男子是泥做的骨肉,我见了女儿便清爽,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”,谈论邪正二气及大仁大恶之人。

  ●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

  黛玉母逝;贾母要接外孙女黛玉;林如海写信给贾政为雨村谋求复职。黛玉进贾府,不肯多说一句话,多行一步路,怕被人耻笑。贾母疼爱林黛玉;“凤辣子”出场;王夫人要黛玉不要招惹宝玉;宝黛相会,一见如故。

  ●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

  雨村补授应天府,薛蟠与冯渊争买玉莲,冯渊被打死。雨村欲拿薛蟠,当日葫芦庙小沙弥、如今雨村门子阻其发签,说薛家乃“护官符”上之“雪”(薛)。雨村听门子之计,徇情枉法。薛家“百万之富”,薛母乃王子腾之妹,与贾政夫人王氏一母所生。薛蟠要自家另住,薛姨妈要和王夫人“厮守几日”。进贾府后住梨香院。

  ●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

  贾母怜爱黛玉如宝玉;宝钗来后,人多倾向之,黛玉不忿;宝玉视其如一,略偏于黛玉;二人因亲密后生口角。贾母等去宁府赏梅。秦氏(乃贾母“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”)领宝玉去她房中安睡。梦中观看“金陵十二钗”正册、副册及“又副册”。

 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开篇交待《石头记》(红楼梦)的来由:一僧一道携无缘补天之石(通灵宝玉)下凡历练,逢姑苏甄士隐。甄士隐结交并接济了寄居于隔壁葫芦庙内的胡州人氏贾化(号雨村)。某日,贾雨村造访甄士隐,无意中遇见甄家丫鬟娇杏,以为娇杏对其有意。中秋时节,甄士隐于家中宴请贾雨村,得知贾雨村的抱负后,赠银送衣以作贾雨村上京赴考之盘缠,第二天,贾雨村不辞而别便上路赴考。甄家仆人霍启在看社火花灯时,不慎丢失了甄士隐唯一的女儿英莲。三月十五日,葫芦庙失火祸及甄家,落魄的甄士隐带家人寄居于如州岳丈封肃家中,颇受冷遇,后被一僧一道点化出家。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贾雨村上京赴考,果然高中,官封如州知府,其寻访甄士隐报恩不得,纳娇杏为妾。贾雨村后因恃才侮上被参,惨遭开革。把家小安顿后,贾雨村游历四海,至淮扬病倒,盘缠不继,经朋友推荐,教巡盐御史林如海之年幼独女林黛玉念书。一年后,林黛玉之母贾敏病逝。某日,贾雨村与旧识古董商冷子兴相遇,冷子兴于酒席中向贾雨村讲述了金陵贾府的情况:贾府世袭勋爵,现分两房,长房为宁国府,由贾赦执掌,次房为荣国府,由贾政执掌,贾政之独子贾宝玉衔玉而诞,不喜读书,却爱与女孩玩耍;贾政之母史太君健在,人称贾母(亦贾敏之母)。席后,两人正欲离开,一人从后追来并向贾雨村报喜。 第三回 金陵城起复贾雨村 荣国府收养林黛玉 报喜之人是贾雨村昔日同僚,告知起复旧员之信。贾雨村遂请林如海转托其妻兄贾政推荐自己复职。林如海为贾雨村写荐信以报教女之因,并托贾雨村护送其女林黛玉远赴金陵。林黛玉听从外袓贾母的安排,投居于荣国府。初入荣府,林黛玉相继与贾母、贾政正室王夫人、贾赦庶女迎春、贾政庶女探春、贾赦之幼妹惜春、贾赦之儿媳妇王熙凤、贾政独子贾宝玉等见面,宝黛二人一见如故,似曾相识,宝玉赠黛玉一字“颦颦”。第二天,林黛玉早起请长辈安时,见王夫人正查看其兄王子腾的来信,信中转告王夫人之妹薛夫人之子薛蟠倚财仗势杀人一案。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遭薛蟠杀害之人名叫冯渊。冯渊年十九,本好男风,遇被拐后长大之英莲,愿结良缘,遂于拐贩处把英莲买下,拐贩却又重卖于薛蟠。冯渊与薛蟠相夺英莲,豪强者胜,冯渊遇害。由贾政举荐,时任应天府尹的贾雨村恰巧受理此案,最初贾雨村本想明断,却被府中门子(昔日葫芦寺沙弥)劝阻,门子把薛蟠及本省贾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家族之间的利害关系相告后,贾雨村徇私枉法,依从门子之计放走薛蟠,草草断案为薛家代为掩饰。薛蟠之事了后,薛夫人带同其子薛蟠、其女薛宝钗暂居金陵贾府梨香院。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黛玉入贾府后,与贾宝玉一起于贾母处抚养。一日,宝玉与黛玉斗气而出,入侄妇贾蓉之妻秦氏内室中歇息,于梦中游太虚幻境并获阅《金陵十二钗正册》、《金陵十二钗副册》等判词,听《红楼梦》曲。梦中,警幻仙子授贾宝玉云雨之事,并许其妹可卿于贾宝玉,于是贾宝玉于梦中初试云雨。梦中次日,宝玉与可卿同游至“迷津”被夜叉海鬼拖拉,受惊,唤可卿呼救,室外宝玉大丫鬟袭人等忙入内安慰,秦氏十分诧异,因其乳名正是“可卿”。

  记得采纳啊

  说说《红楼》前五回 《红楼梦》一书,通过对贾、王、史、薛四大家族荣衰的描写,展示了广阔的社会生活视野,森罗万象,囊括了多姿多彩的世俗人情。

  人称《红楼梦》内蕴着一个时代的历史容量,是封建末世的百科全书。 这部宏大的现实主义作品,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艺术上,都有值得学习品味的地方。

  这里仅从结构布局的角度,研究一下《红楼梦》前五回书在内容和表达形式上的特点。 一、过去对《红楼梦》前五回的介绍 《红楼梦》前五回的内容和在小说中的作用(摘自人民教育出版社:《高级中学语文第四册(必修)教师教学用书》2004年10月第1版11月第1次印刷,39-41页) 《林黛玉进贾府》选自《红楼梦》第三回,是全书序幕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  《红楼梦》的序幕由前五回构成,分别从各个不同角度,为全书情节的开展,作了必要的交代。它们之间既有联系,又各有侧重。

  因此,为了学习《林黛玉进贾府》,就有必要对前五回的内容,作一概要的了解。 第一回是开篇。

  先用“女娲补天”、“木石前盟”两个神话故事作楔子,为塑造贾宝玉的性格和描写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,染上一层浪漫主义色彩。 在“女祸补天”的故事中,作者特意描写了一块“无材补天,幻形入世”的顽石。

  这便是随贾宝玉一起降生,又为贾宝玉随身佩戴的“通灵宝玉”。它对贾宝玉的叛逆性格有隐喻作用;一方面暗示他无“补天”之材,是个不符合封建社会要求的蠢物”;另一方面也暗示他与封建主义相对立的思想性格,具有像从天而降的顽石一样的“顽劣”性,难以为世俗所改变。

  “木石前盟”主要交代了这块“无材补天”的顽石与绛珠仙草的关系。说明这顽石在投胎入世之前,曾变为神瑛侍者以甘露灌溉了一棵“绛珠仙草”使其得以久延岁月,后来遂脱去草木之态,幻化人形,修成女体。

  在这顽石下世之时,她为酬报灌溉之德,也要同去走一遭,把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。这绛珠仙草便是林黛玉的前身。

  正因为有这段姻缘,在林黛玉初见宝玉时才有“好生奇怪,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”的感觉;贾宝玉也觉得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”,“看着面善,心里就算是旧相识,今日只作远别重逢”。至于“还泪”之说,正与节选部分“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。

  若要好时,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”相照应。 第二回是交代贾府人物。

  通过“冷子兴演说荣国府”,简要地介绍了贾府中的人物关系,为读者阅读全书开列了一个简明“人物表”。 第三回是介绍小说的典型环境,通过林黛玉的耳闻目睹对贾府做了第一次直接描写。

  林黛玉进府的行踪是这一回中介绍贾府人物,描写贾府环境的线索。 第四回是展现小说更广阔的社会背景。

  通过“葫芦僧判断葫芦案”介绍了贾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家族的关系,把贾府置于一个更广阔的社会背景之中来描写,使之更具有典型意义。同时由于薛蟠的案件自然带出薛宝钗进贾府的情节。

  第五回是全书的总纲。通过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,利用画册、判词及歌曲的形式,隐喻含蓄地将《红楼梦》众多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的发展和结局交 代出来。

  《红楼梦》只流传下八十回,续写部分对于《红楼梦》中人物的命运,基本上是依据这些隐喻揣摩出来的。 至此,全书的主要人物、环境背景、发展脉络、人物命运基本上交代出来,小说的情节发展便在此基础上展开了。

  全书的结构,新颖而奇巧,开篇就用了五个回目,以神话故事,“假语村言”掩去内容的实质,将作品置入扑朔迷离的雾色之中,而改借用“真”“假”观念,托言“梦”“幻”世界,使得整部小说按着这一以假寓真的结构铺陈发展,最后营造出一个“生活世界”。 上列的概括虽然也在一定程度上讲述了《红楼梦》前五回书的内容与结构,但并不精当,只简要地提了作品的内容,对作品的艺术特色并无体现。

  而且,这些文字在讲述内容时有明显的不合理的侧重倾斜,倘若对《红楼梦》不熟的人照了这些介绍按图索骥,查对原文,则一定会一头雾水。基于此,我们有必要重新进行概括,一则明了它的内容,二则搞清它的结构特点。

  二、新的定位与概括 1、前五回的内容的新概括 第1回 回目: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内容:落魄书生贾雨村幸遇乡宦甄士隐,受到资助,得以进京赶考。甄士隐在正月十五丢了小女英莲;又在三月十五遭火烧光了家产,后遇一疯道人,随之而去。

  交待了写作缘起:青埂峰下一块无材补天的顽石,得到蒙茫茫大士,渺渺真人的帮助,幻形入世,却将一番经历镌在自身之上,后被空空道人看见,抄录下来,流入人间,是为《石头记》。 交待了木石前盟(通过甄士隐的梦写出)。

  第2回 回目: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内容:贾雨村考中进士,谋得一个县令得职位。由于贪酷,加以恃才傲上,被参革职。

  于是遍游天下,到了扬州,被林如海聘作林黛玉的家庭教师。一日,遇上故人冷子兴,讲起朝中新闻,了解了贾府的一些情况。

  第3回 回目:托内兄如海酬训教 接外孙贾母惜孤女 (回目又作: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;金陵城起用贾雨村,荣国府收养林黛玉) 内容:朝中准奏起复旧官,贾雨村央求林如海帮忙。正巧贾母派人来。

  第一回:《石头记》缘起于女娲补天余石一块被一僧一道携去,数世后空空道人抄录下石上文字,由曹雪芹整理成章回小说。甄士隐梦见一僧一道谈太虚幻境中事,醒后与贾雨村闲聊。甄士隐资助贾雨村进京赶考。甄士隐爱女英莲在元宵节观花灯时失踪,不久家中火灾,听了跛足道人《好了歌》后随道人而去。

  第二回:贾雨村中进士新任县太爷,娶了甄家丫环娇杏。不久遭革职,被聘为黛玉之师。贾雨村与冷子兴谈及宁荣两府家事,提到宝玉衔玉而生及其他怪异举动。同时简单介绍了贾府的人物关系。

  第三回:林如海相助贾雨村复官,与黛玉通行至京都。黛玉初进贾府,通过她对贾府个人进行了介绍。宝玉摔玉,宝黛二人有似曾相识之感。次日贾府得知薛姨妈之子打死人,由应天府审理。

  第四回:简介李纨。贾雨村断案徇私枉法,门子说出“护官符”。介绍了薛蟠一家,薛家来京送宝钗待选宫中女官,兼处其他杂务,全家在荣府梨香院住下。

  第五回:宝玉梦游太虚幻境,警幻仙姑领他看了“金陵十二钗”正册、副册、又副册,令十二个仙姑为他演唱十二支“红楼梦”曲。并教他与“可卿”做那儿女之事。

  ●第一回

 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

  僧道谈论绛珠仙草为神瑛侍者还泪之事。僧道度脱甄士隐女儿英莲未能如愿。甄士隐与贾雨村结识。英莲丢失;士隐出家,士隐解“好了歌”。

  ●第二回

 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

  士隐丫头娇杏被雨村看中。雨村发迹后先娶娇杏为二房,不久扶正。雨村因贪酷被革职,给巡盐御史林如海独生女儿林黛玉教书识字。

  冷子兴和贾雨村谈论贾府危机;谈论宝玉聪明淘气,常说“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男子是泥做的骨肉,我见了女儿便清爽,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”,谈论邪正二气及大仁大恶之人。

  ●第三回

 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

  黛玉母逝;贾母要接外孙女黛玉;林如海写信给贾政为雨村谋求复职。

  黛玉进贾府,不肯多说一句话,多行一步路,怕被人耻笑。贾母疼爱林黛玉;“凤辣子”出场;王夫人要黛玉不要招惹宝玉;宝黛相会,一见如故。

  ●第四回

 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

  雨村补授应天府,薛蟠与冯渊争买玉莲,冯渊被打死。雨村欲拿薛蟠,当日葫芦庙小沙弥、如今雨村门子阻其发签,说薛家乃“护官符”上之“雪”(薛)。雨村听门子之计,徇情枉法。

  薛家“百万之富”,薛母乃王子腾之妹,与贾政夫人王氏一母所生。

  薛蟠要自家另住,薛姨妈要和王夫人“厮守几日”。进贾府后住梨香院。

  ●第五回

 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

  贾母怜爱黛玉如宝玉;宝钗来后,人多倾向之,黛玉不忿;宝玉视其如一,略偏于黛玉;二人因亲密后生口角。

  贾母等去宁府赏梅。秦氏(乃贾母“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”)领宝玉去她房中安睡。梦中观看“金陵十二钗”正册、副册及“又副册”。

  红楼梦前五回文学常识

  转载请注明出处优创百科网 ? 红楼梦前五回文学常识